返回顶部

贪官扮菜贩出逃 曾买别墅仅住一晚

http://www.scol.com.cn  (2014-12-23 10:48:45)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李正勇  

四川在线消息 近日,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宣布,该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金建平(正厅级)涉嫌贪污、受贿犯罪案已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至此,金建平贪污公款3600余万元,受贿4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也逐渐浮出水面。

仓皇出逃,难逃法网恢恢

金建平贪腐行为的暴露,源于一条审计线索。

2013年8月,国家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在审计过程中,发现金建平涉嫌违纪,遂将情况转交给了天津市纪委。之后,中央纪委转来国务院《审计要情》,反映金建平同样问题,要求天津市纪委查报结果。对金建平的调查很快紧锣密鼓地展开。

金建平察觉到了风声不对,立即做了“最坏打算”,打算出逃境外。

办案人员称,金建平在准备好移民材料、伺机出逃的同时,为应付调查,还特地留了“后手”——一方面,他召集与其关系密切的私营老板,订立攻守同盟;另一方面,他把名下的一处可能会“暴露”的房产过户给了自己的亲戚。

2013年8月30日,自觉万事俱备,金建平准备“溜”了。当天,他以公务名义从天津前往香港。不料,居然在机场被拦下了!

得知自己被限制出境,金建平惊慌失措。他不敢留在机场,对机场工作人员谎称,有东西忘拿了,匆匆逃离。慌乱之中,落下行李。而正是在被他“遗忘”的行李中,办案人员发现了他准备移民的相关材料和一些细软。

逃离了机场,金建平惶惶不可终日。他一路逃窜到了河北省香河县,并用别人名义租了一间房,准备先“避避风头”。

金建平的出逃引起了办案人员的高度重视。抓捕行动第一时间展开,很快,办案人员掌握了金建平的行踪,赶赴香河。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出租房内并没有发现金建平,只发现了一些没有使用过的油盐酱醋。

办案人员没有气馁,一方面继续加大追踪力度,一方面派人在出租房外蹲守。

2013年9月3日,转机来了。

当天一大早,一名办案人员在出租房附近发现一名老汉,“戴着破帽子,蹬着三轮车”,像是去买菜。

办案人员觉得老汉形迹可疑,上前询问。老汉神情紧张,言辞闪烁。办案人员一边询问,一边观察,发现老汉与金建平的相貌极为相似,而三轮车里还放着两个鼓鼓的旅行包,于是果断将其控制。

后来证实,这位“破帽遮颜”的老汉,正是金建平!而他三轮车里的两个旅行包内,赫然放着150万元现金!

心理失衡,“能人”逐渐滑向犯罪深渊

金建平的“落马”在天津市燃气集团引起了巨大震动。干部职工普遍“不敢相信”、“震惊”、“理解不了”。很多人替他感到惋惜,不明白这位“集团的元老和功臣”何以走到了这步田地。

金建平曾有过辉煌的履历。1983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燃气集团,一干就是30年。从煤气厂技术员干起,一步步成为最年轻的车间主任、最年轻的领导班子成员,43岁时被任命为燃气集团总经理,成为整个城建系统最年轻的局级领导之一。

金建平也确实踏实肯干。他曾在夏天穿着厚厚的石棉服,钻进60度高温的车间工作;也曾为了处理生产事故,几天几夜不合眼。担任总经理之后,他率领燃气集团完成“香港上市、35万户气源转换、兴建城市建设管理职业技术学院”等几件大事,集团资产从十几个亿发展到几百亿,本人也被授予天津市优秀企业家等荣誉。

然而,苦尽甘来,功成名就,金建平的心理却愈发不平衡。他自觉为工作付出太多,功劳太大,得到的却太少。

“担任燃气集团总经理后,他的朋友圈非富即贵,给他强烈刺激。”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一些私营老板挥金如土,生活奢华;一些大型国企高管收入畸高,这些都让金建平十分羡慕,心理落差也越来越大。

特别是2005年,一度有传闻,称金建平可能会“更进一步”,前往某区(县)任职,结果却没了下文,金建平更感不平。

他自问,论能力、论成绩哪一项比别人差了?那些比自己差的人都坐拥万贯家财,自己把企业从十几个亿发展到几百亿,凭什么年收入只有几十万?

一念错,步步错。随着内心欲望不断膨胀,金建平“捞一把”的念头越来越强。

肆无忌惮,把企业当成了自家的提款机

2005年7月,金建平有意购买南开区一处房产。此时,他终于按捺不住,将手伸向了公款。

为掩人耳目,金建平找到私营老板陈某某,向其提供了一份燃气集团的空白合同,并提出以燃气集团名义,与陈某某公司签订一份金额为260万元的虚假合同。同年8月,合同生效。等了两个月后,金建平便要求陈某某开具两张空白支票,并使用其中一张支付了250余万元购房款。

“金建平案的一个典型特点,就是伙同一些私营老板,利用订立虚假合同的方式贪污公款。”直接参与办案的天津市纪委干部说,贪污第一笔公款后,一直没有人发觉,这让金建平大为得意,“天衣无缝”,随后一发不可收拾,胃口也越来越大。

2008年下半年,金建平得知下属单位账上有1000余万盈余资金,贪念大动。以集团急需资金为由,指示集团下属分公司经理姜某采取与私营企业签订虚假工程合同的方式,将该款倒至账外,存入多人个人银行账户中。后由金建平将扣除税费的959万余元取出用于本人投资理财。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金建平贪污起来肆无忌惮,简直把燃气集团当成了自己的提款机。他贪污金额最大的一笔达2000多万元,最小的一笔就是第一次贪污的260万元,累计居然达3600多万元!利令智昏,不外如是!

大肆贪污公款的同时,金建平还有索要、收受贿赂,设立小金库等违法违纪行为。

金建平在读MBA期间,结识了私营老板杜某某。2005年,燃气集团下属城建学院教学楼等工程招标,杜某某欲承揽该工程,遂向金建平“求援”。金建平利用职务便利,帮助杜某某中标。为答谢金建平的“无私”帮助,杜某某多次向金建平行贿。比如,得知金建平看上某处房产后,杜某某便“大方”地为其支付了购房款累计117万元。

一位下属因为得到金建平提拔,借过春节之机,连续4年到金建平家向其亲属送红包,累计送出40万元。金建平获悉后,也坦然“笑纳”。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金建平共索要、收受贿赂400多万元。

自以为是:业务好了能一俊遮百丑

“他是‘过日子型贪官’,爱财。”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金建平违纪违法所得赃款主要有三种用途:一是用于购置房产;二是用于理财;三是倒到国外。

案发后,在金建平一处房产内,办案人员发现了大量茶叶,而其中很多已经过期,金建平也不知道。

金建平曾用赃款购置了一栋别墅,并耗费巨资装修配备高档家具,怕被人举报,也不敢住。办案人员问他:这房子你住过么?他回答:住过,就体验过一晚。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案发前,金建平精神饱满,头发乌黑;出事后,不到3个月,头发已经白了大半。

“他在燃气集团工作30年,可以说是‘树大根深’,完全掌控了集团局面。”办案人员说,金建平的口头禅是“没有办不成的事儿”,在燃气集团向来说一不二。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金建平的权力欲极强。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他不点头,啥事都办不成。再加上确实做出了成绩,因而在员工中威信高。没有人敢质疑他,更别提监督。

燃气集团一名负责人对此深有体会。他告诉记者,集团也有诸多制度,但制度是对别人而言的,对金建平没有约束力。比如,按照规定,重要项目安排、大额资金使用等,要经过集团领导班子会议集体决策,但金建平对一些事项,要么以保密为由绕过去;要么干脆一人独断,直接指挥到具体岗位。

记者了解到,燃气集团虽然也设有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层,但并未起到有效的制约作用。董事会成员与经理层高度重合,且没有外部董事;监事会主席由工会主席兼任,监督只是个形式。

对金建平而言,上级监督太远,同级监督太软,下级监督太难。监督缺位客观上放纵了金建平,他的贪腐行为没有被及时发现,使他心存侥幸,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